阴缘不断罗昕徐洋_阴缘不断罗昕徐洋小说

《阴缘不断》的主人公是罗昕徐洋,该小说讲述的罗昕徐洋之间荡气回肠的故事,热血中文为您带来罗昕徐洋小说章节阅读,精彩节选:罗昕过年时,跟着男友徐洋去他的老家。收到一大一小、一黑一红两个红包,诡异的事情就此展开,颠覆了她的认知,她将如何逃离。

精彩节选

终于,徐洋翻遍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结果什么都找不到。

他怒气冲冲地走回到床边,指着我的鼻子问:“罗昕,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把那个人藏哪了?!”

“我不知道!”

“到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敢包庇那个男人!罗昕,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说完他把我从床上抓了下来,被徐洋强行拖到门口时,脚跟一疼,是那扣着我的脚镣!

徐洋呸了一声,放下我,蹲了下来。

这时候我真怕他会像对待温如歌一样的无情地砍了我的脚,但幸好他这时没想起这么一回事,只是拿出钥匙打开了脚镣,然后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拖了出去。

我一路惨叫着,被拖进了祠堂里。

徐洋翘起一块地板,原来下面竟是一个暗室。

他把我拖了下去。

地下室墙壁上点有烛台,在烛火的照耀下,我看清了——-这哪里是个地下室呀?分明就是间墓室!

下面整整齐齐摆着12具棺材,难道是供桌上的那些可怜的女子?

没有第13具棺材……

看来徐家一开始并没有准备杀我!

徐洋把我按在一个棺材上,急赤白脸地冲我吼道:“贱人!你们都是贱人!我对你们不好吗?为什么一个个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你该死!你们都该死!”

怒吼着,他掐住我的脖子!

就在我快掐得我快断气的时候,徐洋松开了我。

我滑了下来,等我从痛苦中缓过劲来时,只听到“哐当”一声,徐洋已经离开了地下室,并且关上了门。

我吃力地撑起身体,爬到门边,用手推了推,门是从外面关上的,从里面根本就打不开。

我害怕地哭了起来,不停敲着门喊救命,听不到人声我就喊温如歌!

但喊到嗓音沙哑,也没有任何人来就救我!

渐渐的,我身心疲惫,支撑不了太久,就趴在楼梯上睡着了……

……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突然一阵冷水泼到我的头上,我顿时清醒了过来!

一睁眼,眼前站着四个人!

徐洋一家四口都来了!

他们围在我面前,个个脸黑如煞神,好像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

泼!

又是一瓢冷水泼到身上,和徐家三尊黑面神不一样,只有傻妞温如歌把泼水当好玩的,浇了一勺又想再来一勺。

“人醒了就不用再泼了。”徐洋母亲说。

于是温如歌住了手,蹲下来,自己玩水。

我身上湿漉漉的,又冷又害怕,不禁抱紧了身体……衣服??

我不仅穿着一身完整的衣服,而且所处的地方还不是楼梯,而是地板上!

是谁帮我换了衣服?

我可不相信,徐家人会那么好心地帮我。

难道是温如歌换的?

除了温如歌,我也想不到别人了。

徐洋母亲黑着脸问我:“那个野男人是谁?”

我哆嗦着说:“我、我不知道!”

“你把他藏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

“你没把人藏起来,难道一个大活人还会凭空消失了?”

“他就是凭空消失了啊!不管你们相不相信,但他确确实实就是消失了呀!”我忍不住哭了起来,前一秒身体还紧密相连的人突然就蒸发了,现在想起来我还害怕呢,你问我,我又找谁说理去?

“那就是鬼了?一般的鬼进不来我们家,你是怎么把那只鬼招来的?”

徐洋母亲语调平静,突然说出“鬼”这个字眼,她竟然没有半点吃惊!

“我不知道。”我恐惧地摇摇头,在过去20年里,我压根儿就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存在!

可那人、那人就是在我的眼前突然蒸发了呀!

徐洋母亲问:“昨晚在祠堂的那个是不是他?”

“我不知道。”我用了1秒的时间迅速地做了一个判断,现在情况不明、敌友不明,我绝不能做猪队友,把有可能拯救自己的“人”出卖了,所以,能瞒住的……一定尽量瞒下去!

我说:“昨天晚上那人从背后袭击我,我根本就不能回头看究竟是谁袭击我的,我以为是徐洋,毕竟在这里,除了徐洋,还能有谁对我做那种事?”

徐洋冷声说:“可白天的时候,你却说是我姐姐做的!”

“我、我被吓坏了,就随便说的。”

“随便说……”徐洋母亲气极反笑,“就因为你这随口一说,就害得我可怜的如歌背了莫须有的罪名!害她失了右手!我这人向来恩怨分明,你害她失去右手,现在应该赔她一只手吧?”

这老妖婆!

她说砍手就一定砍手的!

我惊恐地抱住了右手!

徐洋的父亲跳了几步,跳到我面前,抓出我的手。

真难想象,一个七八十岁、枯瘦如柴的病秧子老头手劲竟然那么大!我甚至觉得他不需要刀都能折断我的手!

咚!

突然一声巨响!

别说是我了,就连老妖婆和徐洋也吓了一跳!

继“活人”蒸发之后,我又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徐洋一家子的身后,一具棺材立了起来!

自己立起来的。

那一声“咚”,就是棺材着地时撞出的声响!

“是晴儿的棺材!”徐洋苍白着脸,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说,“罗昕穿的也是晴儿的衣服。”

what!

我穿的是死人的衣服??

“晴儿”这名字好熟悉,徐洋好像当着我的面叫过,我当时看了,供桌上第7个牌位的名字就是“方晴儿”!而这棺材阵和牌位摆的一模一样,立起来的也正好是顺数第7位!

这世上,难道真的有鬼……?

后续章节关注:dmzj798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