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后我成精了(曹槊)全文在线阅读_则美_总裁豪门

刘文静高兴的双手搓了起来,“对对对,夫人说的对,一切都听夫人的安排,只是这中间押运的人手?”“放心,都是一些可靠的人手,用了几辈子的老人了,向来得到他们曹家的敬重,从来没办过什么出岔子的事儿。”说到这里又用袖子盖着脸哭了起来,刘文静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旁边的仆妇解释,“当年大娘子的父亲若是能听这些人的劝说,也不会单独去捉虎,以至于……”刘文静假模假样地跟着叹息了一回,不想再陪着关冷艳悼念亡夫,飞快的拉着李建成告辞离开。

内容简介

刘文静高兴的双手搓了起来,“对对对,夫人说的对,一切都听夫人的安排,只是这中间押运的人手?”“放心,都是一些可靠的人手,用了几辈子的老人了,向来得到他们曹家的敬重,从来没办过什么出岔子的事儿。”说到这里又用袖子盖着脸哭了起来,刘文静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旁边的仆妇解释,“当年大娘子的父亲若是能听这些人的劝说,也不会单独去捉虎,以至于……”刘文静假模假样地跟着叹息了一回,不想再陪着关冷艳悼念亡夫,飞快的拉着李建成告辞离开。

一觉醒来后我成精了(曹槊)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陇西望族国公府邸养出来的嫡长子确确实实没有多少毛病让关冷艳去挑,关冷艳和李建成说了一会儿话看了看他的举止之后,对着刘文静点了点头。

刘文静高兴得眉飞色舞,喜上心头。

“夫人看咱们什么时候把这件事儿定下来?”

关冷艳想了想,“他那死鬼爹留了不少东西,既然是要给女孩准备婚史,少不了要把那些嫁妆抬过来。”

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像那些字画倒还好说,就是那些金银瓷器家具什么的不好搬动,我在万年县有一个庄子,里面倒是存了一部分,只是有些不够,你回去告诉窦夫人,就是说容许我们准备一段时间,他们祖上传下来的《孟德新书》和王右军的兰亭序都在老家放着,从老家送到这里大概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更别提当时许多书法大家的亲笔字帖,还有当年《三都赋》的原稿……”

越说刘文静越高兴,连站在一边的李建成都睁大了眼睛。

刘文静高兴的双手搓了起来,“对对对,夫人说的对,一切都听夫人的安排,只是这中间押运的人手?”

“放心,都是一些可靠的人手,用了几辈子的老人了,向来得到他们曹家的敬重,从来没办过什么出岔子的事儿。”

说到这里又用袖子盖着脸哭了起来,刘文静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旁边的仆妇解释,“当年大娘子的父亲若是能听这些人的劝说,也不会单独去捉虎,以至于……”

刘文静假模假样地跟着叹息了一回,不想再陪着关冷艳悼念亡夫,飞快的拉着李建成告辞离开。

在路上的马车里恨不得跳起来,“大公子听见了吗?兰亭序三都赋,还有那已经失传的孟德新书。这单独拿出来都是震古烁今的宝贝,如今一股脑的送过来……这果然是隐世门第,没想到好东西都在他们家呢。”

李建成还是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我怎么觉得这好像是假的一样。”

“我的大公子啊,真的假的,到时候东西拿过来不就知道了吗?您可真是有福气,等下咱们去见唐公,把这个大消息一定要跟他仔细的说了。”

李渊听了之后,几乎要跟刘文静一起舞蹈了,连在旁边旁听的李世民都睁大了眼睛。

“真的有王右军的字?哥,到时候能不能借给我看看,让我临摹一番。”

李建成叹了一口气,“这是大娘子的嫁妆,到时候你问她吧”。

“他还没进门呢,你们两个都已经一心了,”李世民撅了一下嘴,“那你有没有跟他说,不许让她欺负我和弟弟妹妹。”

“大娘子是不会欺负你们的。”

李世民还想再说,李秀秀拉拉,二哥的袖子,“那天大娘子和我轮番抱着元吉,她还会给元吉讲故事,二哥,你放心吧。”

唯一对这件事情漠不关心的也只有李元霸,他最关心的事情还是今天吃什么?

李渊这种兴奋之情,到了晚上仍然没有消失,窦夫人就忍不住在旁边泼了一回冷水。

“老爷光在这里高兴了,有没有想过大娘子的嫁妆那个样子,咱们如何下聘?”

“下聘?聘礼啊!”

李渊这才从天上落到了地上,发愁起聘礼的事情。

家里不是没古董,只是这古董终究比不上人家的东西。

“要是聘礼太薄了,也不好看。”一直到晚上睡觉,李渊都在翻来覆去的想着这事儿。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儿,跟窦夫人商量,“如今咱们家拿不出像样的聘礼,别说建成了,世民那一阵子也没拿出什么好东西,这回少不了咱们要从亲朋故友那里借一些过来。”

窦夫人在黑暗当中又叹息了一回,上次世民订婚,就是自己去娘家从母亲那里拿了几件东西撑了一回场面。因为这件事情惹得兄弟姐妹们已经不高兴了。姐妹们还好说,兄弟们如今这个态度未尝不是当初那件事情。

李渊也知道窦夫人的难处,“这回不用再去窦家了,我来想法子吧。”

第二天天亮了之后,窦夫人把李建成叫到自己身边。

想了又想,委婉的开口,“你爹爹素有大志,他如今对于大娘子的嫁妆如此欣喜若狂,也是存了到时候挪用的想法。这件事若是说起来,是咱们家对不起大娘子,往后你们两个好好过日子,一些小事就不要和大娘子计较,多顺着她的心思。我也是当娘的,若是有一天咱们家秀秀嫁到别人家里去,陪嫁多少我尽力而为,但是我也希望人家对咱们秀秀多加善待。将心比心,关夫人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我今天说的话你都记住,记得以后别对不起人家。”

李建成恭恭敬敬的答应了。

嘱咐完了之后,窦夫人才算是放心了下来,“你是个好孩子,你答应的事儿都能做到,我是放心的,去吧,带着弟弟妹妹读书去吧。”

李建成心里面有点儿没底儿,带着弟弟妹妹读书的时候就忍不住问李世民。

“你和长孙家的娘子定亲了之后都是怎么做的?”

“跟他哥哥一起揍他兄长算吗?”

说到这里,李世民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不是我想打架,实在是他那兄长太坏了,他把观音婢他们赶了出来,凭什么呀?”

李建成摇了摇头,这一条不具有参考性,听说曹家大娘子根本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堂兄弟姐妹,就算是远亲,也被她娘出手料理了,她是天天天真无邪的吃吃喝喝,别说是以泪洗面了,都没有见她那张脸上不带笑的。

“你再说一个?”

“我偷偷的看观音婢换衣服算吗?”

“什么?你……你没被他们家的人打死?”

“我没让他们家的人知道,是无忌带我进去的。再说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她换了外边的,我连贴身小衣都没看清楚是什么颜色,那么多婢女仆妇跟着,你觉得我能干些什么?”

长孙无忌是李世民的大舅子,李建成觉得如果无忌知道了李世民干的事情,肯定在后面追杀他。

“行了行了,别说了,你说的对我都没用。”

李世民是体会不了李建成的心情,拉着哥哥,“走走走,你的盔甲兵器拿过来了,你快教我去射箭,我的手已经痒了,要是你不教我射箭,我就把你的东西据为己有。”

李建成听完之后也不纠结刚才的事情了,“你想都别想,这是大娘子借给我钱买的,我以后要永远留着。”

关冷艳这一阵子也没闲着,为了帮曹槊找到散落在其他地方的本体,她是很积极的往那些权贵圈里面打交道。

然而效果不够好,很多贵妇都嫌弃关冷艳是再嫁的,而且很多人嫌弃她出身不好。

关冷艳回来之后灌了一口水,“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哼,老娘在天下纵横的时候,他们祖宗在哪还不知道呢。”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后续章节关注:dmzj798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