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请给我打钱第3章 三行完整章节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经典案例分析,国际经济法老师的语速很快,CIF价格术语信用证风险转移……一个个关键词来回跳跃。

沈棉边看PPT边记笔记,专注地听讲。

讲台上老师忽然扶了扶眼镜。

沈棉的笔一顿,想起那个将眼镜戴得分外迷人的男人。

她忽然忧郁地叹息:“我买了一只鸭。”

原以为是一场***,谁料人财两空。

旁边赵晓晨正手速飞快地记笔记,不走心地问:“烤人?”

“不是。”

“酱板人?”

“不是。”

“盐水人?”

“……”

好的,成功把她说饿了。

二食堂的盐水人因为太好吃经常秒售罄,从A教出去走综合楼再穿过绿化区有一条小路,盐水人在沈棉心里短暂取代了帅哥。

下课后,宿舍四人迅速到达二食堂,抢占了一份盐水人。

吃着人,赵晓晨后知后觉地想起什么:“诶,你上课的时候不是说你买了一只人吗,人呢?”

沈棉夹起一块切得整整齐齐的人肉,深沉的语气说:

“煮熟的人子,飞了。”

赵晓晨一脸莫名其妙。

沈棉又继续道:“人飞蛋打,竹篮打人一场空……”

“傻了傻了,这孩子傻了。”赵晓晨放下筷子,一把将沈棉的脑袋抱到怀里,恋爱地抚摸。

“我没想到你对我用情如此之深,我只是鸽了你一顿饭,你就受这么大打击,脑子都坏了。没事啊包,以后我去哪儿都带着你。”

沈棉:“……”

“我也有责任,”米雪说,“我们都脱单了,就剩下她一个人,昨天过节还让她一个人去吃饭,太可怜了。还是让她跟我吧,我男朋友脾气很好,很会照顾人。”

“我不……”沈棉想说什么,完全没***去话。

姚明薇也来争夺抚养权:“这样吧,我们一人两天,轮流带,周末就大家一起。”

“我觉得不错。那你周一周二,米雪三四,我五六。”

“……”

感天动地室友情。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沈棉从赵晓晨怀里直起脑袋:“你们看我……”

三个人齐齐看向她。

沈棉:“我长得像灯泡吗?”

还三家轮流照明……

……

轮流抚养计划因为当事人的拒绝而泡汤。

周三下午没课,沈棉决定到那儿碰碰运气,向店员打听那天晚上在这里聚会的人群。

店员马上义正辞严地否认:“***,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你可不能乱说。”

沈棉解释了半天才打消对方的怀疑,相信她不是来钓鱼执法的。

“我想找一个人。”

“被骗钱了?”店员似乎见多了这种事。

沈棉想了想回答:“被骗感情了。”

空欢喜。

“害。”店员苦口婆心地说,“妹妹,以后长点心,做那行的哪有什么真感情。”

沈棉在酒吧无功而返,但今天运气不错,出来走了不远,没偶遇江一行,偶遇了他的人同伴。

那天自豪地说自己不中用的男人,正斜倚着咖啡店外的木栅栏***。

穿着咖啡色的小立领衬衣,灰咖色九分休闲裤,头发用发胶抓出造型,相当的时尚和***包。

温止宴和江一行同为行止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自数年前开始便不再接诉讼案件了。

相比于江一行的忙碌,他每天闲得要死,所里律师正在高效地处理案子,他在喝着咖啡闲逛。

跟过来问他要微信的***聊了一会儿,几句话逗得对方笑靥如花。把人哄走,他正要直起身,面前又来了一人。

沈棉在旁边等他撩完妹才上前,很有礼貌地说:“你好。”

温止宴一勾嘴角:“你好啊,小***。想要我的微信?”

沈棉马上摇头:“我想找你的同事,江一行。”

“找他啊。”温止宴眉梢一扬,语气里天然带着几分不正经,“找他可以,先告诉我,你是他什么人?”

沈棉一本正经回答:“我是他的客户。”

江一行这几年声名在外,通过他找上门咨询的不少,温止宴见怪不怪。不过年级这么小的当事人着实不多,他多看了沈棉两眼。

“他出差去了。”既然是公事,温止宴道,“我们办公室就在楼上,我带你上去。”

沈棉有点吃惊:“你们会所在写字楼办公吗?”

这栋楼是市中心地段最贵的写字楼之一,现在的会所已经这么洋气了吗?

“对啊,我们会所……”说到一半温止宴意识到不对,“会所?”

……

江一行接到电话时刚忙完,得了一丝空闲,温止宴开口便兴师问罪,语气很不正经:“江一行,你在外面干什么坏事了,你的小客户都找到我这儿来了。”

聪明的人,你说一句,他便能想到三层。

江一行直接问:“那个小孩在你那儿?”

“是啊。”他能一秒想到是谁,除了记忆力好,足以说明这人的特别性。温止宴兴致盎然,“江律师,我有个疑问需要你解答,我们正儿八经的律师事务所,什么时候变成会所了?”

可江一行不愿意搭理他:“把电话给她。”

“我拉皮条要收中介费,十万,打我卡里。”温止宴趁机捞钱,“收到钱我再让她接电话。”

江一行微微一笑,语调依然温文尔雅,甚至能让人想象到他如沐春风的笑容:

“你不如做梦。”

电话被利落干脆地挂断,温止宴啧了一声,拿着电话转身。正想哄骗沈棉几句,给江一行搞点事,没走到跟前就见她接起电话,接着双眼一亮。

眼里有光,大概就是说得这样。

沈棉以为是温止宴告诉了江一行自己的电话,都没多想,听到那道记忆深刻的好听嗓音,整个人都舒坦了。

“在找我?”

清朗的音色隔着电流多了点磁性。

沈棉乖乖地:“嗯。”

“这几天出差,打算忙完联系你,等急了?”他的语气莫名像哄小朋友,有点温柔。

温止宴弯腰把耳朵贴过来,光明正大地偷听。

沈棉看了这个奇怪的人一眼,实诚地说:“不急,只是以为你携款潜逃了。”

江一行莞尔:“不会,我有职业道德。”

做着毫无职业道德的事,说着道貌岸然的话。

“啧啧啧。”温止宴发出鄙夷的声音。

彼端江一行顿了顿,平静的声音在电话里道:“往前走三步。”

沈棉往前面看了看,不解但顺从地走了三步:“然后呢?”

然后就甩开那只偷听的耳朵了。

“我明天回去。”江一行说。

“那明天开始吗?”沈棉依旧很直接,惦记着未竞大业。

她对自己的执着和直白的兴趣,让江一行倍感有趣。

他含笑道:“可以开始。”

沈棉心情愉快起来。

“那我去接你?”

“好。”

挂了电话,沈棉把电话存到手机里,备注:帅哥。

存完一抬头,发现温止宴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自己身后,低头看着她的手机屏幕,脸上写着“我就知道这小子在背着我做坏事!”

沈棉觉得这位哥哥真是奇怪极了。

……

江一行翌日下午落地,到所里处理文件,专门守株待他的温止宴晃到他的办公室,站在门口像只羊驼似的:“tui!”

“……”

江一行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江帅哥。”温止宴又叫。

江一行终于抬头:“你叫我什么?”

“帅哥,江帅哥。”温止宴生怕他听不清似的重复两遍,“这不是你的小客户给你的爱称吗。”

这个爱称……

江一行挑了下眉。

这几天他没在,温止宴真是闲出屁来了,这会儿逮着他***扰,语重心长道:“你为我们律所真是付出太多了,为了创收竟然都开始拼命了,如此的奉献精神,我反思了一下自己,真的很惭愧。这样,以后你再出去工作,我就替你收钱……”

江一行拨通内线,外间秘书迅速赶过来。

江一行拿着笔的手指了指温止宴:“把他弄出去。”

都是老板,秘书哪儿敢惹,一脸为难。

温止宴费了点口舌,发誓自己不再***扰江一行才把人哄走,不说废话了,走***往江一行办公桌上一坐:“嗳,你真骗人小姑娘啊,亏不亏心?”

“不亏。”江一行气定神闲地回答。

温止宴啧了一声,对他很失望:“你的道德底线呢?”

江一行道:“和你共事,很难还有道德底线。”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温止宴被人身攻击已经习以为常,“看着就挺单纯一小孩,你有兴趣?”

江一行没答,忽然没头没尾地跳跃到另一个话题:“上次划我车的小毛贼落网了。”

温止宴想起来这回事:“在你车上刻‘渣男’那个?不是说戴了口罩,团伙作案配合默契,没留下线索吗,怎么找到的?”

江一行笑了笑:“自投罗网。”

后续章节关注:dmzj798 微信公众号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