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皇爸无双txt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皇爸无双》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林凡陆秋彤的书名叫《皇爸无双》,它的作者是程宇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一个陌生的女人救了他,因为救他,她毁掉了自己的一生!五年后,他荣归故里,发誓要用自己后半辈子去偿还她。他和她有一对可爱的三胞胎孩子,而最小的女儿却身患重疾,智商低下……...

《皇爸无双》小说试读

“你说什么?”张癞子仿佛听到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表情玩味至极。

“现在你女人的命在我手上捏着,四周围全是老子的人,你让我跪下认错?”

“哈哈哈……你特么的脑袋不是被驴踢傻了吧。”

张癞子完全没把林凡的话放在心上。

众宾也像看傻子一般,纷纷看着林凡。

这四周围都是老张村的人,只要张癞子随便吆喝一声,他们就能要了林凡半条命!

就这,他还敢让张癞子跪下认错?怕不是疯了吧!

“年轻人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好好的一场婚礼非要搅和成这样,你真以为我们这些来客都是吃干饭的吗!老朽劝你一句,带着孩子赶紧走,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否则事情闹大,可就不是你能处理得了的了!”这时,一名老者站了起来,目光如炬,直射林凡。

似乎他说的话就是圣旨,语气中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我林凡办事容你插嘴了吗?你谁啊?”林凡好笑的看着这老头。

老头气得脸色铁青,这十里八乡还从来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的!

“林凡你怎么说话呢!你知道跟你说话的人是谁吗?我告诉你,张叔可是近水乡的父母官!张叔说让你滚蛋你还不赶紧谢谢张叔,还敢顶嘴!”陆大壮呵斥道林凡。

老头叫张文远,老张村土生土长的人,是张癞子的亲叔叔,近水乡一乡之长。

今天受邀出席侄子的婚礼,本来也就走个过场而已,没想到事情会出现如此喜剧性的一幕。要是仍由事态发酵下去,闹出人命的话,他这个一乡之长有抹不开的责任。

且他也容忍不了一个外地来的家伙,在近水乡管辖地盘上耀武扬威!

“好,既然张叔发话了。那我就听张叔的,只要这小子跪下来向我磕头道歉,我就放他一马。婚礼继续!”张癞子没怎么想就答应下来。

要是没有叔叔的帮衬照顾,以他犯下的事牢底都坐穿了。

“林凡,你觉得呢!”张文远虽是询问,但语气里多了一丝威胁。

林凡咧嘴一笑:“我觉得不怎么样!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今天我就是来抢亲的,这亲都没抢到如何能走!再者说了,就这张癞子他够得上我给他下跪道歉,我倒是敢跪,就怕你们老张家一脉承受不起!祸及九族!”

林凡这倒也不是说大话,要是他真的给张癞子下跪,让那些个门生知道的话。不用说出来十个、五十个,单就黄飞虎一个门生就能灭了老张村张家一脉!

对了,黄飞虎是现如今大夏国四大战神之一。

“好大的口气!你一个外地来的小子,也敢口出狂言!”张文远肺都气炸了:“既然你不肯就此罢休,那就别怪我老张家的人不客气了!”

“喜顺,只要不闹出人命,出了事叔替你摆平!”张文远给侄子吃了一记定心丸。

“好!今天我就打断这小子的四肢给这**看看!”张癞子得意至极。

“老头,你官威这么大的吗?连青红皂白都不分就敢放任你侄子肆意妄为,你今天所作所为我给你记住了,回头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林凡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张文远这种人,别让他碰上,碰到一个他就要料理一个!

“哼!不自量力!”张文远冷哼一声,命令侄子:“愣着干什么,动手!”

“这小子是个练家子,大家千万别掉以轻心,齐肩子一起上,废了他!”张癞子大手一挥,他那群狐朋狗友,还有老张村的几十个悍民立马朝林凡扑了上去。

气势汹汹,杀伐一线!

“小凡,快走!快走啊!别管我!”陆秋彤被张癞子控制住,毫无办法,急得又哭又喊。

然而他话音刚落,又是一嘴巴抽在了她的脸上。

“啪!……**!给老子闭嘴!等老子先料理了这小子,就轮到你了!”张癞子趾高气昂,满目狰狞。

“妈妈……”三胞胎兄妹当场急哭了。

一边哭,一边哀求着:“不要打妈妈,不要打妈妈……呜呜……呜呜……”

可是没有谁在意三个孩子的哭声,大家饶有兴致的盯着高台,等着看林凡被料理的画面。

而林凡见到这一幕,双眼已经变得猩红,浑身杀气弥漫,如再世修罗!

他丝毫不在意冲上来的打手,目光只冷冷的盯着张癞子!像一头饿极了的猛虎看到猎物一般!

触及林凡这等目光,张癞子如坠冰窖,满身是寒!不敢与之对视。

他发誓,这是他生平以来见过最为恐怖的眼神!

“该死!”冰冷的声音从林凡嘴里吐出。

下一秒,林凡双脚猛的一蹬,硬木搭建的高台承受不住林凡巨力,轰然倒塌!

“轰隆!”

“砰!”

而这一瞬间,林凡动了,如脱膛炮弹一般笔直射向张癞子!

张癞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下一秒林凡就已到了他眼前,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到了半空,令他无法呼吸!

“咳咳!”

张癞子眼珠瞪大,强烈的窒息感使得他面目顷刻间变得通红,如凶鬼降临,骇人得可怕!

“尔敢!”

“住手!”

张文远、张癞子的父母,所有老张村的人这一刻皆齐声爆喝!

然而林凡连鸟都未曾鸟他们一眼,目光柔和的看向陆秋彤:“秋彤,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

陆秋彤哭着使劲摇头,此时此刻她说不出一句话,只有眼眶里的泪水簌簌而下。

“妈妈……”小陆云拉着妹妹冲上了台来,扑进了陆秋彤怀里,紧紧搂着她。

安慰着“妈妈不哭,不哭。爸爸在,会保护妈妈的。坏人们别想欺负妈妈。”

“妈妈不哭,妈妈是高兴。”陆秋彤伸手将眼泪擦掉,看着虎视眈眈的一群打手,目光里全是急色:“小凡,怎么办?”

“没事儿,你带着孩子们先走,我留下来处理。你放心就这帮草包奈何不了我。”林凡根本没将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要不是顾忌当着孩子和陆秋彤的面杀人影响不好的话,就这些人怕是早就到了西天见佛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