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盖世人皇第12章借刀杀人

《盖世人皇》小说介绍

主角叫牧尘唐雨晨的小说是《盖世人皇》,是作者忘情牛肉面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十年前,他命悬一线,是她将他藏在闺房,让他逃过一劫……十年后,他以人皇之姿归来,震惊世界,既为报恩,亦为报仇……...

《盖世人皇》小说试读

来到客厅,陈二白的眼中映入了一个窈窕可人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靓妆,头发披散在肩上,靓丽可人,魅力无限。

赵雪,赵家大小姐,也是云川数一数二的美女,追捧者无数,手段超人。

赵家是云川的四大家族之一,底蕴丰厚,权势滔天。

但是没有人比陈二白更清楚了,赵家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全凭当年吞并了牧家的一半财产!

当年,牧家是云川的巨无霸,赵家和牧家更是签订了姻亲,若是牧家不出意外,赵雪就是牧家的儿媳妇儿了。

当年牧家之案,赵家可是彻彻底底的策划者!

这一次牧尘归来,他最大的仇家就应该是赵家。

不过,陈二白也不知道牧尘是否查出了当年的真相。

要知道,当年牧家惨案虽然是赵家策划,但在实际过程中赵家却没有任何的参与,从头到尾他们都隐藏在暗中。

甚至在事后,赵家还故意吊唁牧家,为牧家堆了一个土坟。

明面上做的无懈可击,甚至连云川的大众百姓都被他们给骗了。

殊不知,明面上最干净的人,却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赵小姐,你也是为牧尘而来吗?”

陈二白挥了挥手,让周围的人退了下去,然后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赵雪:“赵小姐,如今我成家危在旦夕,我也不希望和你摸弯子。”

“我要牧尘死,你赵家应该有这个能力吧?”

赵雪脸上的笑意微微凝固了一下,然后轻轻地坐了下来,双峰傲立,眼中闪过了一抹狡黠:“陈家族这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不敢,我只求一条活路。”陈二白淡淡地说道,“牧尘和我乃是灭族之仇,我和他是不死不休。”

“他如今回来了,我真不知道他的底细,也不知道他的能耐。”

“所以,赵小姐,你来这里应该也是为了解决这件事吧?”

赵雪笑了笑,走到陈二白的面前,俯下身子,眼中似乎有寒芒闪烁着:“陈家主,你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

“牧家的人要死,但至于什么时候死,得由我们说了算。”

“两天后是人皇的婚礼,在此之前,我父亲不希望云川出现大的风波,你明白吗?”

陈二白闻言,眼皮子一跳。

他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自己只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竟然忘了两天后还是人皇的婚礼。

世界人皇,要在云川城举办婚礼。

这可是震惊世界的大事!

到时候,不仅仅是云川的这些豪门贵族要去捧场,恐怕世界各地的大佬也会云集云川。

这个时候,作为云川城的掌舵人,赵家自然不希望出现差池!

而且,也容不得有任何的差池。

若是人皇不满,恐怕整个云川城都得陪葬!

“那依赵家主的意思呢?”陈二白出声问道,“难道就任由牧尘放肆?”

“放心吧,我已经查过了。”赵雪淡淡地说道,“牧尘不足为虑,他死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别忘了,他不仅是牧家的余孽,而且还冒充人皇!”

“人皇之威,不容亵渎!”

“只要等到人皇到了云川,我们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人皇会毫不犹豫的捏死他!”

嘶!

陈二白瞬间觉得脑子里面一凉,心里面轰然一跳。

赵家好大的手笔。

竟敢想要借刀杀人!

而且还是借人皇的刀?!

赵雪看出来了陈二白的心思,轻轻地摇了摇头:“牧尘冒充人皇,本就是死罪,我们不存在借刀杀人一说,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陈二白眼眶一缩,心中骇然。

能够成为四大家族之首,赵家的人果然深不可测。

就连这赵雪,自己的丝毫看**。

“不过,在牧尘死之前,有些事情我还要调查清楚。”

赵雪忽然话风一转,说道:“我大概能够猜到牧尘会去哪儿,你安排几个人,随我去试试他的底细。”

“若是能够顺手杀了他最好,若是不能也能够为我创造一些机会。”

陈二白琢磨不定赵雪的心思,不过对于赵雪的话,他可不敢反抗。

更何况,他现在要依靠赵家。

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为了对付牧尘,他别无选择!

……

时间流逝,日渐偏西。

在巨阙山,牧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轻轻地嘘了一口气,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走进手术室,唐雨晨还静静的躺在床上,脸上缠着绷带,只露出来了鼻子眼睛,均匀的呼吸着,苗条的身材一览无余。

牧尘轻轻地为她重新盖好了被子,又把了把她的脉,一切正常,这才放心了下来。

走出房间,刑天已经把饭菜端上来了:“少爷您吃点东西吧,另外婚礼现场已经在布置了,就在天阙山,由世界顶级的婚礼策划团队来布置,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

牧尘点了点头,余光一瞟,巨阙山上已经开始采集飘扬,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氛围了。

“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如果雨晨醒了,就陪她去转转,等我回来。”

“另外,关于我的身份不要泄露。”

之前牧尘是想要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唐雨晨的,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他看得出来,唐雨晨更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份。

所以,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她,或许对她来说是一种累赘。

自己在她的面前,就是牧尘!

普普通通的牧尘!

“是。”刑天颔首,然后退了出去。

牧尘吃过饭,下了巨阙山,都是一个人来到了东郊。

这里是一片乱坟岗,牧家的坟墓就在这里。

当年牧家人惨遭灭门,尸骨被甩进了这里乱坟岗,不过赵家倒是假仁假义的在这里为牧家立了一块石碑,但如今已经风化严重,杂草丛生了。

当牧尘走上乱坟岗,他的心头骤然涌出了一股滔天的恨意,眼神变得冰冷,变得杀戮!

啊!

啊——

仰天长啸,风啸沙尘!

“你果然在这里。”

牧尘伫立在乱坟岗上,忽然间,赵雪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我知道,不管你躲在哪里,你一定会回来这里的。”

“这里埋着牧伯伯的尸骨,是你们牧家的埋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