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路飞飞窦荣凛小说

《前妻是个混混》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前妻是个混混》是雨相霜也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路飞飞窦荣凛,书中主要讲述了:“离婚”窦荣凛“好”路飞飞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你就不留恋一下?”窦荣凛顿时觉得弃垒,这个女人真的不路飞飞才不管他在想什么,她只想着赶紧摆脱“窦夫人”这个名号好去泡吧!“什么时候去办证”“你就这么”“快点,老娘的酒还等着我的”“”窦荣凛顿时又觉得自己需要药,不对,是那个女人吃脑残片吃多了。...

《前妻是个混混》小说试读

等了几天,也不见窦荣凛来催自己去办离婚证,路飞飞有些心急了,不是舍不得儿子吧!她就从来没去想过窦荣凛舍不得的是她。

这天阳光明媚,路飞飞送儿子去上学以后就开车去了窦荣凛的办公大楼,望着高达108层的窦氏财团大厦,站了好一会儿也不想进去。

’自己要是这样进去了窦狗东西让自己拿钱怎么办?不对,他还没给钱呢!’想到这,路飞飞往前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他要是从里面扣怎么办?’继续抬头往着大厦。

大厦最高层,窦荣凛站在落地窗前,低头注视着那个想火柴棍一样的人。'那个女人在下面一圈一圈的转悠什么呢?'窦荣凛心里想着。

“总裁”唐姜站在窦荣凛身边叫道。

“有事?”窦荣凛的心情又有些不好了。

窦荣凛刚刚还有很平静的脸上,现在多了一丝丝的怒气,“那个女人来做什么?后悔了?”其实他更想说,把她赶走,自己现在不想跟她去离婚。

“这个?”其实唐姜也不知道路飞飞来这里做什么?这夫人以前就很少来这里,还没那个田珍珍来的勤,现在怎么有空来这里了?唐姜也跟着往下望。

就在这个时候,唐姜的手机响了起来。

“谁?”窦荣凛的语气很不好。

唐姜立马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说道:“夫人,不,是路小姐。”

听到唐姜对路飞飞的称呼,窦荣凛很不高兴,“你才是小姐呢!”要是路飞飞是小姐,那自己是什么?嫖客?还是绿帽侠?

听到窦荣凛的说,唐姜立马改口,“是,是路女士。”这边也接起了电话,“路女士,你有事吗?”

“唐姜让窦荣凛立马滚下来去办离婚证。”手机那头传来了路飞飞的声音。

“啊?”唐姜愣了一下才对窦荣凛说道:“路女士让你下去一起去办离婚手续。”

“告诉她,我忙着呢!”窦荣凛就知道这个女人一来就没好事,她怎么就这么心急跟自己离婚呢?是不是外面有野男人了。

唐姜只能做这个传话筒。“路女士,我家爷忙着呢!能不能改”

那边心急的路飞飞可没什么耐心听他说话,直接的大声嚷嚷起来:“改什么改?他不急吗?他不急,他的姘头能不急,让他赶紧下来。要不然我•••”

原本来找窦荣凛的田真真老远看到路飞飞站在窦氏大厦门口,嘴角露出了坏笑,'真是天助我也',可是刚走了两步她又退了回来,'不行,李青彦昨天才给自己做了检查,孩子强壮的狠,就是被路飞飞真的推倒在地,孩子也不一定会掉,她还是等下次准备好了再去找茬吧!'田真真想到这里又转身上来车。

唐姜的手机开了免提让站在一旁的窦荣凛也听的到,这样他就不用做夹心饼干两头忙了。

窦荣凛死死盯着唐姜手里的手机仿佛这样就能让那头的路飞飞闭嘴。

“他知不知道耽误了我多少年?啊!一个女人的青春有几天?他自己找好下家了,还要拖着我,是什么意思?让他快点,要不然,要不然”是了好几个威胁,那个狗男人都不说话,路飞飞也没了借口,气的对着自己的车子就是一脚,“哎呦”她忘了自己的脚是肉长的了。

站在上前已经改用望远镜看着她的窦荣凛看到她的动作,笑了,自言自语道:“这个女人好像以前那样傻。”

路飞飞的火爆脾气也上来了对着手机点名道姓的喊道:“窦荣凛你赶紧给我滚下来,要不然老娘就杀上去了。”

听到路飞飞的咆叫,窦荣凛心里舒服多了,心情也好了,“告诉她,有本事就上来,老子我不扣她的钱。”

“爷”唐姜还真有些为难,这夫人脾气是有些不好,但从来不记仇,可会记仇的是小少爷,那个可真不愧是爷的种,整个腹黑腹黑的。

“你还怕她?”窦荣凛还以为唐姜怕得罪路飞飞呢!拿过他的手机说道:“路飞飞有种你就上来,老子在上面等着你。”

“上你的狗头,窦荣凛”路飞飞回头一看正巧看到躲在车里的田真真,随机一计,“我限你三分钟出现在我的面前,要不然我打到你姘头流产。”

“你敢?”窦荣凛在那边叫道,快速的站起身来往楼下看,正好看到田真真的车。

“我敢不敢你心里不是很明白吗?”路飞飞一边说一边朝田真真的车走去。

说真话,他们夫妻过了这么些年,窦荣凛还真没见过有路飞飞不敢做的事,当年她挺着快临产的肚子就敢往酒吧里跑,现在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路飞飞你别胡来,我这就下去。”窦荣凛飞快的出了办公室。

看到窦荣凛着急跑出去的唐姜立刻走到落地窗前,拿起望远镜往下面看,正好看到路飞飞正往田真真那边走去,他心中有些着急,连忙想给路飞飞拨打电话,可是路飞飞那头直接给按死不接,他只能干着急,顺手打开了望远镜的录像功能。

看到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路飞飞,田真真内心是很高兴的,她真的很希望路飞飞能照着她的肚子来一脚。

可惜路飞飞走到离她车三米的地方就停住了,看着田真真就笑。

笑的田真真浑身别扭,头皮发麻,“你,你笑什么?”既然山不来就自己,自己送上门去总行了吧!田真真边问边打开车门下来了。

“笑窦荣凛还是很在乎你的。”路飞飞原本是想说,笑窦荣凛那个傻子,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也不自知。可是一想也不是提醒人家自己知道了吗?也就生硬的改了话音。

“路小姐你说的真对,荣哥真的很喜欢我。”田真真边说边往路飞飞身边走,那声音很得意就是想激怒路飞飞,可是路飞飞在她朝自己扑过来的时候后退了几步。

路飞飞看着田真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自己扑来的想法,难道是想借自己的手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吗?她怎么会知道窦荣凛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