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盛世婚宠:影后飒又狠小说第11章互揭老底

《盛世婚宠:影后飒又狠》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苏念霍慎行的小说叫做《盛世婚宠:影后飒又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荒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年前苏念大红大紫时为了爱情选择退隐娱乐圈,三年后,她深爱的男人与闺蜜双双联合骗得她一无所有,女儿也因耽误治疗而去世,自己被最爱的男人推下楼梯而含恨重生到顾锦言身上。重生归来,虐渣踩渣男贱女,重回影视圈又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只是,这个原本想跟她离婚的总裁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杀人,他放火,她挖坑,他补刀......

《盛世婚宠:影后飒又狠》小说试读

在顾雅儿还没站起来时顾锦言一手抓住她衣领,手一抬,清脆的声音响起,一道五指印落在顾雅儿那张嫩白的脸上。

刘美琴跟顾博元听见吵闹声也赶紧从楼下上来,一上来就见顾锦言打顾雅儿。

刘美琴也不似刚才那样劝着,见自己女儿被打立即上前将顾锦言推开,如护小鸡般护在顾雅儿面前,眼里、语气尽是焦急:“雅儿你没事吧?疼不疼?让妈看看。”

顾雅儿顿了顿,直到刘美琴焦急的声音传入耳中她才回过神来。

顾雅儿脸扭曲,怒上心头,从小到大连她爸妈都没打过她,顾锦言这**竟敢打她!

冲动替代理智,顾雅儿推开刘美琴从冰凉的地板上迅速起身,刘美琴被推开时愕然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见顾雅儿冲到顾锦言面前,握着剪刀的手一抬才知道顾雅儿想做什么。

扭曲的面孔紧盯着顾锦言,厉声厉色带着怨毒的声音从顾雅儿嘴里发出:“顾锦言你竟敢打我!”

望着顾锦言那张漂亮的脸蛋儿顾雅儿更按捺不住嫉妒,那双黝黑如曜石的眼看着顾雅儿,突然嘴角莞起一笑,似讥笑,更引得顾雅儿心里怒火冲天。

尖锐的剪刀尖朝顾锦言眼眸方向刺去,而在即将刺入顾锦言眼中时顾雅儿震了震,耳边传来刘美琴大声叫唤的声音:“雅儿!”

顾雅儿抬头,手一抖,剪刀哐当掉在地上,就在顾雅儿脚边,吓得顾雅儿后退两步。

抬头,望着顾锦言那张毫不害怕的脸时顾雅儿心里一颤,刚刚…

刚刚剪刀快刺到顾锦言眼时顾锦言不仅没眨眼更连挪动闪躲一下都没,那张脸竟还带着诡异的笑,光是一看她就吓破了胆,就像站在面前是个恶魔般让人心燃起一抹害怕。

明明危险就在面前,还能这么冷静…

刘美琴拥住顾雅儿:“锦言,我知道你不欢迎我们进这个家,觉得我抢走了你妈妈的东西,可我一直在补偿你把你当亲女儿对待,你姐姐也处处想着你为你好,你姐姐是看着大房空着浪费才搬进来的,你要是不高兴那你说一声,妈立马让你姐姐搬走,可你怎么能动手打你姐姐!”

说着,眼泪簌簌落下,梨花带泪很是可怜似被欺负了般。

“好啊,立马从这房间搬出去。”

顾锦言冷声说,刘美琴眼眸里泪珠泫然欲泣,委屈万分。

顾博元看着这场闹剧,见顾锦言这般强势心里不由腾起一股怒意:“够了,这年怎么过的乱糟糟的,你跟你姐姐置气什么?这房间是我点头让你姐姐住进来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都是已经是霍太太了又不回来住要这空房间做什么!为了个房间打你姐,你良心呢!”

浑厚生气的声音传入顾锦言耳内,顾锦言手紧握,指甲嵌入手心内。

她生气的不是顾雅儿占了房间而是顾雅儿把她的东西都丢了却不跟她说一声,现在所有人都站顾雅儿那边,仿佛她才是个穷凶恶极的人。

“我妈去世后你立马领着你的小晴人儿跟同父异母的姐姐进门,明明已有老婆还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一起,那你良心呢?入赘顾家改姓顾,外公一死,家产全收了去连女儿也能卖,你的良心呢?”

顾锦言咄咄逼问,顾博元还敢在她面前提良心这东西,他配吗?

她原本想忍着,可脑海里的记忆挥之不去似根深蒂固刻在脑里般,一想到那些记忆她忍不住颤抖。

是了,顾博元是入赘的,从叶改成顾姓,为的就是有点尊严,不想让人知道他是入赘不想让孩子跟着母亲姓,所以他自己也改跟她妈妈同姓。

话一出,顾博元脸黑如碳墨,如外面阴沉乌云密布。

“顾锦言!”

刘美琴哭哭啼啼,但嘴角止不住扬起一抹笑。

她巴不得顾锦言跟顾博元撕得凶点,自她们进门后顾锦言跟顾博元的关系一天不如一天,顾锦言背后要不是有顾老爷子罩着恐怕早被赶出家门了,后来顾老爷子嗝屁了,两人关系可以说是隔着鸿沟,越发僵持。

现在顾锦言敢当着大伙儿的面重提以前旧事,还是顾博元不想听到的旧事,顾博元不发火才怪。

就算她是霍太太,不得人喜欢的霍太太有什么用?

霍慎行讨厌顾锦言这件事顾霍两家都知,霍慎行跟顾锦言离婚那是迟早的事,到时婚一离,她就让雅儿顶着上。

顾博元气的脸色发青,气的连唇角也抖着。

顾锦言冷笑,她原本想拿了东西就走,从此少来顾家尽量不跟她们有联系,可人家不给她忍让的机会。

“哎呀抱歉说中爸你的痛处了。”

顾锦言轻笑,在这种节骨眼上还笑得出来,顾雅儿心理嘲讽顾锦言是个傻子。

顾博元见顾锦言嚣张的样子,抬起手:“今天我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当我是…”

手落半空中,顾锦言不闪也不躲,就在手要落在顾锦言那张漂亮嫩滑的脸蛋上时被一股力气阻拦,在顾博元身后的霍慎行如高山般,手握着顾博元的手腕。

冷漠的双眼看着三人,薄唇轻启:“抱歉,来晚了。”

眼看着顾博元但这话却是对顾锦言说的。

刘美琴在顾博元抬起手时心神一动,脸上止不住雀跃,心里巴不得顾博元快打想去,可惜霍慎行的出现让刘美琴的希望落空,顾雅儿见霍慎行来很是诧异。

“不晚,时间刚刚好。”

顾锦言温柔一笑,话里似有其他意思。

“慎,慎行。”

顾博远见霍慎行时有些诧异,连语气都虚了几分有几分谦卑。

“爸,这一巴掌打下去就不是道个歉那么简单了。”

霍慎行松开握着顾博元的手,冷声提醒。

俊朗的五官冷若冰霜,连说的话也没半点感情,那一声爸喊得如机械般,就像是过个场而已。

“慎行你来了,我我就是跟小言闹着玩的,她是我女儿我怎么会打她呢!”

霍慎行一来,从顾锦言变成小言,连称呼都亲昵了许多,顾锦言心想,顾博元肯定是在哪学过变脸,不然怎么这么能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