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若枫司辰小说_司辰季若枫小说名字

季若枫司辰是哪个小说,季若枫司辰小说叫做《总裁夫人她又软又飒》。季若枫司辰小说精彩节选:忽然来的大晴天是否会代表着又要有连阴雨气温了呢?这一季若枫可吃不准,总之现在是较为融洽的关联,求而不得。日常生活好像一下返回了正规,从出发点考虑,到不容乐观的情况,如今又转了回家。针对季若枫而言,仅仅个小插曲,针对老板,季若枫是感谢的。

精彩节选

面对老板的话,季若枫无话以对,但还是说:“司总和我的主管是好意,但我自己身体的伤自己了解,我能工作就表示没事。不用休息。”

司辰本来只是小小的生气,现在听了季若枫的话更生气了,于是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物业,“我是司氏集团的司辰,我刚上来的时候电梯有异响,两部电梯同时都有,你们安排人检修一下。从安全上考虑还是同时停掉检修吧。有急事的让大家爬楼梯。”

挂掉电话,司辰从抽屉里取出资料扔在办公桌上,“季若枫,你不是认为没什么大伤吗?这样,这份文件一楼着急用,你送下去交给赵主管,然后前台有一份特别重要的文档你给带上来,交到我手里,没有电梯,抱歉了季小姐,你只能爬楼工作了。还有,二十分钟必须取回来交给我。否则你的工作成绩打分就有可能是零分,因为你没有按照要求完成基础工作。”

季若枫不仅没走,还和司辰辩论上了,“司总,这里可是二十三层,你让我走下去再爬上来,二十分钟内完成?你真的确定这份文件这么着急吗?什么时候维修电梯不行,非要现在吗?你是不是有意针对我?”

司辰:“等你的职位比我高的时候,你才有权利质疑我的想法。现在,我是你的老板,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没有疑虑的执行我的命令,而不是一味的和我对质,还有季小姐,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分钟,你再不走的话,就只有十五分钟了。”

季若枫气急了,抓起他办公桌上的文件就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司辰站起来看了,一瘸一拐的跑着出去的。当下司辰有些后悔,可想到她这样工作一天下来,真的挺不是滋味儿的,自己不是为了她好吗?当自己的助理不需要蛮劲儿,巧就可以了。但现在她偏偏就用了蛮力。也不能怪我用这种办法对她了,实在是气人,看看你的脚硬,还是二十三层楼的台阶硬。

司辰还无情的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司辰的心在一点一点的塌方,就算是这样,司辰也没有叫停,因为这个季若枫就得这么治一次,要不然她永远不知道心疼自己。

坐下来,站起来,司辰有点儿慌,不知道上下二十三层楼会有什么麻烦。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算了,偏偏她是个麻烦精,闯祸精。

对于检修电梯,很多人都在抱怨,谁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眼看着二十分钟就要到的时候,司辰给物业打了个电话,问检修的情况,物业表示没什么太大问题,等夜里再进行大规模的检修,目前还是先恢复运行。

司辰听到这里就说:“我真的是听到了异响,毕竟楼层这么高,谁也不想出事。”

物业表示理解,这可是财神爷,现在提了出来,总得重视起来。

就在二十分钟马上就要到时,季若枫拿着文件就冲进了司辰的办公室,只见他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站在自己面前,然后说:“司总,我没迟到吧,按时回来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司辰看都没看文件,漠视的问:“算你及格,还有,老板就是老板,员工永远都是员工。如果休息就提出来,不扣薪水。如果不想休息,就把你的可怜相收起来。办公室里的员工都看着你,你也不需要谁的可怜和同情,再说他们的可怜和同情也未必是真的。出去工作。”

离开了司总的办公室,季若枫就开始哭上了,同事们都看到了,所有说她和老板有私情的言论全没了。这时季若枫的等级提升到被老板欺负的小可怜了。

就这副惨样没法回部门工作,季若枫到了卫生间,不管不顾的用冷水洗了脸,对着镜子,季若枫自言自语着,“季若枫,你需要别人可怜吗?不需要。你需要老板对你另眼相看吗?同样不需要。”但是,自己的脚和腿真的好疼啊。

对着镜子抹眼泪,司辰全都看到了。只是默默的转身离开。心里的不舒服是为什么没有去想,只时在想,这个单纯的小女孩儿,为什么能引起自己这么多的关注,不应该啊,她并不出色,也不可爱,还肥圆肥圆的,一点儿也不符合自己对于审美的标准。

只是,看着季若枫哭自己也不好受罢了。要下班时,李磊进来,问:“老板,您叫我。”

司辰:“你交待季若枫一下,去地库等我,司宁刚才来电话了,说是晚上要约她吃饭。”

李磊为难的说:“老板,十分钟以前,季小姐已经离开公司下班了。您......您不知道吗?”

司辰被秘书的话说的有点儿懵,季若枫自己走了是这个意思吗?她在耍什么脾气?以为自己是谁?自己是有意的针对她了,她这么矫情干嘛?是想让自己低头回去找她认错吗?不可能,她也不是自己的谁,只是一个小助理,我疯了,和她低了头,以后还有活路能走吗?

可她的脚有伤,还被自己折腾跑了二十几层,想到她在卫生间哭的样子,司辰有点坐不住了。

打电话给妹妹,接通了却不知道怎么张嘴,听到司宁一直在叫自己,于是说:“季若枫给你打电话了吗?她在十分钟之前不告而别,自己走了,我马上就要去开会,你联系一下她,如果知道她在哪儿,你给我来个消息。我进会议室了。”

司宁问:“哥,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什么季姐要自己回来呢?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司辰简单的就把事情一说,没等妹妹说什么,然后就说:“不说了,我现在就开会,大家坐吧,现在开会了。简单说几个事儿,然后就各部门讲一下情况。”

说完这句话,司辰就挂电话了,也没给司宁说话的机会,其实自己只是在办公室里,哪儿有什么会要开,马上就要下班了。司辰想不明白为什么不敢打电话给季若枫,也不敢等司宁的回应。你个大男人,还是季若枫的老板,你有什么可怕的,你怕个鬼。

一直在看着手机,生怕错过妹妹来的微信,可一直也没有,什么消息也没有。

司宁打电话给季若枫,电话怎么打不通呢,就算是她要坐地铁回来,地铁里也应该有信号的。

打车的可能性不大,听她说过,她没什么钱,不管怎么样也得接个电话,急的司宁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大白天的,会不会把人给整丢了。天色都暗下来了,她会不会不知道怎么回来呢?

就在司宁着急的时候,打季若枫的电话终于有人接了,可是说话的为什么是个男人?

司宁问:“你为什么拿着她的手机,你是谁?”

  • 第1章 第1章
  • 第2章 第2章
  • 第3章 第3章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