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第十七章势均力敌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在线阅读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小说简介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舒嘉年付榕森之间的故事,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整整五年的青春,舒嘉年换来了他一张离婚协议。她天真的以为,付榕森是她的王子,是她的救赎,却没想到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离婚之后,舒嘉年用忙碌来麻木自己,试图将付榕森从她的脑子里淡出去。没想到……“年年,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抱歉付总,你来晚了!”“年年,付太太的位置我会一直给你留......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 第十七章 势均力敌 免费试读

“啊——”

舒嘉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身离开经过桑郁旁边的时候,她恰好伸出了脚。

好不容易躲了过去还没来得及质问她,背后传来一阵力道,她被一把推到在地。

手上箱子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舒嘉年在众目睽睽之下摔倒,外面的人议论纷纷。

“竟然是真的?居然直接给赶出来了,这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啊。”

“我早说过要变天了,你还不信。”

“可是舒总不是和付总是……”

“你可别乱说话惹得新来的桑总不开心了。”

“……”

她们议论的不算小声,也有抬高桑郁的成分在里面。

是以一字不落的落入了舒嘉年的耳朵里,桑郁自然也听见了。

她双手环胸,仰着下巴,把骄傲写在了脸上。

不难看出桑郁很享受现在的一切。

把舒嘉年踩在脚下的快感以及周围人对她的奉承,还有对她身份的猜测。

舒嘉年看着像一头战胜的公鸡的桑郁,不免有些好笑。

或许付榕森永远都没见过这样的桑郁,也永远不会有机会见过。

他永远沉醉于自己编制的美梦当中,以为桑郁是个风吹就倒的弱女子。

桑郁也从来没有在付榕森面前展示过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很可悲吧。

舒嘉年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撑起身子,坐在地上,把周围散落的资料一叠一叠的整理好再放进了箱子里面。

周围不是没有想要帮忙的人,只是碍于桑郁骇人的眼神只能敬而远之。

偏偏桑郁还要在旁边装模作样的询问,“舒总……哦不好意思,现在已经不是舒总了,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舒嘉年并不理会桑郁都嘲讽,就这样一个人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易书泓收到这边消息匆匆赶来的时候就看到舒嘉年一个人端着一箱子的东西,一瘸一拐的,身影很是单薄。

“我来吧。”

易书泓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夺过了舒嘉年手上的东西,不顾周围人的眼光和舒嘉年的惊异,一把揽住她的胳膊扶着她往前走。

身后的桑郁心中气急,想不到舒嘉年是这么一个恬不知耻的人。

这才和榕森哥离婚多久这就找到了下家?

还在公司这么多人面前搂搂抱抱的,真是不知廉耻。

同时,她心里也很嫉妒。

为什么离了付榕森,离了付家,舒嘉年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卑微到了尘土里,还能吸引一众人的芳心。

究竟是为什么?

心里燎起名为嫉妒的火焰,桑郁心中有了想法。

她拿出手机对准两个身影按下了快门键,再找到了一个联系人发了过去。

看着对方接受之后,桑郁满意的笑了。

舒嘉年,等着吧,这才只是开始。

这边,舒嘉年本来想挣脱易书泓,毕竟在公司里这样影响的确不好。

付榕森那边和桑郁肯定已经不好解释了,她这边要是再和易书泓暧昧不清,那公司里就该传总裁和总裁夫人两个人各玩各的了。

且不说程雅知道之后会作何想法,就说传出去公司股票也会受到影响。

这也就是为什么付榕森宁愿让她留下来工作也要瞒住离婚的事情。

这也就是为什么桑郁知道她之前在付氏工作却无可奈何的原因。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因为什么,付榕森连自己的脸面都不要了。

把自己的“老婆”从位置上拉下来,再扶持另外一个女人上去,这不就是把自己亲手做的人设给毁的一干二净吗?

说什么重要客户签约没到场。

她上任以来就没有接触过客户,这个位置说白了,就是一个可有可无,工资不错权利不小的花瓶职位。

不过是为了光明正大撤掉她职位打的幌子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还是这么一个荒唐的谎言。

也不知道桑郁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药,让一向自诩最重原则的付榕森一次次打破自己的原则突破自己的下线。

易书泓的力气到是不小,一双温厚的大手很有礼貌的放在肩头,五指伸开。让她既可以接着力量,又不会过于亲密。

“别动,你再动我就只能先把你抱上车再来拿你的东西了。”

舒嘉年等了一眼易书泓,后者一副说到做到的样子,舒嘉年毫不怀疑他的话。

知得就这么乖乖的被他牵着走。

“你早知道这件事情了,他们议论的和你想要提醒我的都是这件事情,是吗。”

虽说是疑问,却没有半点疑问的语气,反而带着笃定。

易书泓自然知道以她的聪明很快就能想到这一点,是以没有隐瞒,而是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

他只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来,才让她这样狼狈。

舒嘉年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眼神里的光一点一点的就暗淡下去了。

原本她也知道没有付榕森的授意,桑郁不敢做到这个地步。

可她还是心存侥幸。

结果输得一塌糊涂。

“谢谢。”舒嘉年的声音很轻,不过却还是一字不落都传入了易书泓的耳朵里。

易书泓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心疼。

明明自己都这样了还总想着给自己说谢谢,当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拍了拍舒嘉年的肩膀没有多说,算是一种安慰吧。

只是两人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被不速之客拦住了去路。

付榕森怒气冲冲的冲了过来,脸上满是怒容。

“你要去哪儿?!”

他的声音恶狠狠的。

舒嘉年觉得有些好笑,明明什么过分的事情都是他做的,却搞成一副她对不起他的样子。

易书泓原本不想停下来,奈何付榕森走到后面抓住了舒嘉年的手臂。

不想拉扯使得舒嘉年受伤,易书泓只好停了下来。

“托了付总的福,这不是下岗了回家准备待业吗?”

易书泓阴阳怪气的说着。

付榕森想要发火,但是碍于易书泓的身份强行压了下来。

整个公司能让他这么吃瘪和妥协的人大概也就易书泓了。

不是公司的员工不用担心被炒鱿鱼,又是和付榕森差不多的出身势均力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