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叫舒嘉年付榕森的小说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在线阅读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舒嘉年付榕森的小说叫《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四月栀子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整整五年的青春,舒嘉年换来了他一张离婚协议。她天真的以为,付榕森是她的王子,是她的救赎,却没想到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离婚之后,舒嘉年用忙碌来麻木自己,试图将付榕森从她的脑子里淡出去。没想到……“年年,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抱歉付总,你来晚了!”“年年,付太太的位置我会一直给你留......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 第十九章 再回公司 免费试读

这天之后,舒嘉年在家里休息。

易书泓每天都来,早上来送早餐,中午来送午餐,甚至晚上都会买好了菜来她的家里做饭。

有时候实在走不开就会点外卖。

和他之前说的以后不一定多久才能吃的上一顿正儿八经的饭不一样,她现在是天天都在吃顿顿不重样的营养餐。

舒嘉年的心情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

从一开始的惊讶到觉得很感动再到最后都不好意思了。

且不说他每天都往这里跑多浪费他的时间,也有不少邻居已经默认易书泓是自己的男朋友了,不知道是否给他造成了困扰。

就说这份情谊,她也不一定还的上的。

她也不是没有和易书泓说过这个问题,可他每次只是浅笑着,再自然而然的把这个话题跳过,导致每次谈起这个问题都是不了了之。

自己也就这么被带偏了过去。

到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稀里糊涂的给了易书泓房子的备用钥匙。

他也和周围的邻居,那群热情的阿姨越来越熟悉。

有时候他都不用问,晚上带回来的就是她最爱吃的东西。

问起来他只是笑的温柔,很自然的说是住在几楼几户的阿姨告诉他的。

有空的时候他就会带着舒嘉年去医院,医生都被他的细心打动,等到易书泓去缴费的时候悄悄跟她说,现在这样细心的男朋友真的很少了。

每次她都只能委婉的说他不是自己的男朋友,他们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虽然医生的表情并不相信。

不过到了后来舒嘉年到是不再解释了,一是解释了也没人听,二是知道易书泓没有女朋友之后,许多人来要联系方式,也让他苦恼不已。

于是易书泓拜托舒嘉年在医院假装自己的女朋友。

本来不欲答应,哪里知道易书泓会来这么一句,“就当做你还我人情啦。”

到是让舒嘉年不好在拒绝。

对方帮了自己这么多,甚至晚上悄悄塞在他包里的钱,第二天一大早就会原封不动的出现在茶几上。

这样一个小忙,不帮显得太说不过去了。

易书泓作为“男朋友”也很称职,时不时有些亲密的小互动,不过都不算过火。

就这样日子平平淡淡过去了半个月,舒嘉年以后一次复查的时候已经行动自如了。

本来也没有伤到筋骨,只是错位了,当下很疼,过后就好很多了。

再加上易书泓补品如流水一般的送,脚不沾地的照顾,想不好都难。

于是舒嘉年决定去付氏继续上班。

易书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不难从他的表情看出不是特别情愿。

不过他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定位,并没有资格对于舒嘉年的决定指指点点。

于是他只是笑着说:“我都支持你,需要我送你去吗?”

不过舒嘉年依然拒绝了。

现在自己行动自如自然就没必要继续麻烦别人了。

易书泓只觉得是意料之中,不过也还是有些抑制不住的失落。

到了公司之后,舒嘉年下意识的要去副总办公室,走到一半想起来自己已经不在那个办公室里面了。

于是想要离开。

好巧不巧撞到了端着咖啡迎面走来的桑郁。

她今天画了淡妆,扎了个低马尾,马尾很巧,穿着黑白职业装搭配黑色的包臀短裙,整个人干练又不失韵味。

靠近的时候整个人一股香水味。

好像泡在香水里面了一样。

舒嘉年下意识的捂着鼻子,并不喜欢这样浓烈的味道。

这可就把桑郁惹怒了。

如若说从前也就罢了,现在的舒嘉年有什么资格嫌弃自己?

当即她就要发作。

“站住。”

桑郁叫住了想要快步离开的舒嘉年。

“怎么看到我都不会打招呼吗?”

这话可谓是挑衅意味十足。

舒嘉年转头看向她,不免觉得她这幅仗势欺人的样子很好笑。

这样想,也就这样做了。

她没忍住笑出了声。

“桑郁,你知道吗?飞上枝头的鸡也还是鸡,永远都当不了凤凰。”

的确,今天的桑郁精心打扮,喷着Di的香水,穿着CUCCI最新款的秀款衣服,但是哪有怎样?

站在普通穿着一身白裙衬的肤白如雪,不施粉黛的舒嘉年旁边,她就像一个富贵花。

一个站在莲花旁边的富贵花。

是根本没有可比性的。

况且这朵富贵花还是后天的,不是纯天然的。

不得不说,舒嘉年的嘴很毒,这也是桑郁这么久以来最在乎的一件事情。

自己的出身。

桑郁讨厌从小到大那些男生总是喜欢把自己和舒嘉年拿来做比较。

偏偏每次比较的结果都是大同小异。

什么舒嘉年穿的更加干净,喷的香水更加清甜……诸如此类。

不管什么时候她对上舒嘉年总是输,总是比不过。

但是凭什么?

她桑郁真的有那么差劲吗?

衣服穿在睡的身上都好看,香水喷在谁的身上都香。

他们笑她一身土气到头来还不是笑她的出身。

桑郁咬了咬牙,一把拉住了要离开的舒嘉年。

然后就是不让她走。

一番拉扯,舒嘉年不小心打翻了桑郁的咖啡。

咖啡泼了桑郁一身。

连舒嘉年自己都不知道咖啡杯是怎么无缘无故就被塞在自己手中的。

她尖叫一声,吸引了许多人前来,周围人对着舒嘉年议论纷纷。

现在咖啡杯在舒嘉年手里,咖啡在桑郁的衣服上,而桑郁尖叫一声之后就跌坐在了地上。

任凭谁都看得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没过一会儿,付榕森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众人。

今天他是要签订合同的。

不过却因为知道桑郁这边出了问题,直接丢下了一屋子的人赶了过来。

舒嘉年已经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了。

她想她应该是伤心的吧,但是却连伤心都做不到了。

现在的她早已麻木。

付榕森冲了过来,一边把自己的高定手工西装搭在桑郁的身上一边把她抱了起来。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舒嘉年。